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新疆监管局

当前位置:首页>专题>财政预算监管

关于财会监督的学习思考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上强调:要以党内监督为主导,推动人大监督、民主监督、行政监督、司法监督、审计监督、财会监督、统计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及时学习,准确把握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精神,深入思考财会监督的内涵,总结规划财政部门如何进一步落实责任非常必要。

一、财会监督是国家管理经济的重要方式

根据《人民日报》海外版关于中纪委十九届四中全会的专题报道,“财会监督”被翻译为“accounting oversight”即会计监督。会计是国家实施经济治理的基础,是提供经济信息的系统,是管理经济的工具。除自然人外,会计通过统一的标准尺度,横向、纵向量衡不同时期各个机关、事业、企业、团体等组织的经济行为,规范各类经济活动的计量。根据《会计法》和《注册会计师法》规定的相关监督责任,财会监督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各会计行为主体开展会计工作已包含会计监督职能,即对会计主体的经济活动、财务收支的合理性、合规性和合法性以及会计人员是否履行职责进行的监督。二是由会计服务中介机构实施的会计监督。即由会计师事事务所派出符合条件的注册会计师,依照一定的标准,对会计行为主体全部或一部分经济活动及其记录的真实性、合法性、效益性进行“审计”,通过鉴证评价审计对象的会计信息,体现监督成效。三是由财政部门对机关、事业、企业、团体等各类单位和组织的会计行为实施直接或间接的会计监督;并对会计中介机构执业质量实施监督。

财会监督与审计监督容易混淆,实质上二者有着清晰的边界。首先,审计监督等各类经济监督均需要合法、真实、准确、规范的会计信息,某种程度上说,没有有效的财会监督,会计信息的失真将严重影响和阻碍审计监督等其他经济监督的开展和成效。其次,二者监督的对象范围不同。依据《审计法》,审计监督的对象一般意义上(不包括特殊事项)为使用财政性资金的单位以及需承担公共经济责任的个人,而财会监督则覆盖所有企业、事业、机关、团体等各种组织和单位,是更为基础性的监督。

财会监督是财政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除财会监督外,财政监管理论上应属于行政监督范畴,是财政部门在财政管理范围内对财政事务的行业内部监督。即财政主管部门依照《预算法》《行政处罚法》《财政违法行为处罚处分条例》以及中央批准确定部门职责等法和规定,对本部门内部、下级财政部门以及本级财政资金使用单位关于财税政策执行、财政性资金管理使用等情况的监管。财政监管的工具和手段包括但不限于会计监督、预算绩效评价、地方政府债务监管、财税政策情况评估、对下级财政运行情况监控等。这些监管方式与审计监督并无重叠交叉,并行不悖。

二、当前财政部门财会监督存在的问题

(一)对财会监督的认识不充分。一些地方财政部门的财会监督主体责任意识欠缺,把财会监督片面理解为对企业会计信息质量的检查以及对会计师事务所的监管。全流程、全时域的财会监督被逐渐固化为事后的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经济社会中数量庞大的行政、事业(尤其是医院、学校等特殊事业领域)、村级基层组织、各类协会团体、合作社等会计行为主体一定程度上成为财会监督的边缘地带,其会计信息质量不容乐观。

(二)财会监督的信息化支撑不够。从近年来财政监管局开展的财会监督情况看,目前财政部门对所辖区域内的相关部门和单位的财会基础数据信息尚未做到全面、及时、有效的采集和留存;利用大数据手段实施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的财会监督仍显滞后。财政部门不能动态梳理并掌握职责范围内监管服务对象充分必要的会计信息,缺少有效、便捷、合规获取属地各行业、单位会计信息的制度保障和技术支撑,较大程度影响财会监督工作。

(三)财会监督纪律约束弱化虚化。近年来,财政部门作为财会监督的主管部门,采取多种方式开展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等大量财会监督工作,取得一些成效。但从实际情况看,不少行业、部门、单位认为财会监督比较温和是普遍存在的,被抽查单位自认倒霉,未抽查单位事不关己;查出问题往往以整改为主,违法违规行为成本不高,法律法规关于违法违规责任的追究要求被高高挂起。

三、进一步提高财会监督工作水平

(一)强化提高财会监督认识。广泛、深入、高效宣传财会监督的外延、内涵,加强甚至重塑各级财政部门关于财会监督的主体责任意识,确立财政部门对企业以及机关、事业、团体等非企业单位财会监督全流程、全时域理念。同时,也不能忽视提升企业、单位主要负责人和财务负责人的财会监督意识,不断规范企业单位内部管理,营造良好的财会监督氛围。

(二)完善财会监督机制,提升财会监督信息化水平。一是加快会计法律体系的建设,为财会监督的全面、高效实施提供法律保障。二是大力提升财会监督信息化水平,探索建设全国会计信息管理系统和平台,分级、分类、及时、有效收集不同单位各个会计区间的会计信息,充分发掘会计信息价值,为财会监督提供充分、必要的数据信息支撑。

(三)严肃财会法律法规权威,加大追责问责力度。一是严格依法追究机关、事业、团体等非企业单位会计违法行为,维护《会计法》《财政违法行为处分处罚条例》等法律法规的严肃性。二是健全由会计责任引申审计责任的倒查机制,对中介机构违法违规行为加大追责惩处力度,真正发挥中介机构在财会监督体系中的重要作用。三是探索建立社会力量广泛参与财会监督的良性机制,引导鼓励高校、智库、中介机构、广大群众发掘利用各级各部门财政信息和上市公司披露的会计信息,持续推进会计监督工作。

附件下载:

发布日期:  2020年05月09日